マフマフ

【soramafu】

【soramafu】夕立のりぼん

雨沿着屋檐滴落下打在地上的水花润湿了少年裸露的脚踝,但对此毫不在意的そらる只是抬头望着阴霾得一点都没有要消散的意思的天空,打开伞踏进了雨中。
“我可以和そらるさん打一把伞吗?"那像是怕被雨声淹没的请求在水滴竖直落下的轨迹被截断的瞬间喊了出来。
“哈?你自己不是带着伞吗"少年不解地回过头。
“啊......嗯..............可是..."
看着茶发少年莫名失落起来的脸,无奈地抓了抓头发说“啊.......真是....那你过来吧"
还显露着笑容的少年只是左脚一跨就来到了自己跟前。这样一来,伞下的空间就显得小了许多,小得连空气中都飘浮着对方与自己同一种shampoo的薄荷味。
“不如回来的时候顺路去吃拉面吧!” “诶?刚才谁说想马上玩到new game不管下雨也要出门的” “唔...但是果然还是先填饱肚子比较重要啊!”
和自己不同的轻快的步伐、上下跳动着的发梢和低头避着水洼时小声哼起的调子似乎让雨中飘忽的雾下的景色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啊啑!”茶发少年那突然让人感到寒意的鼻音,そらる才发现身旁的人大半身都暴露在雨伞外,水珠顺着他的发梢滴落,打在肩膀上,往锁骨的方向慢慢潜行。脖子,手臂,连指尖都是冰凉的。
“啧”そらる有些懊恼地皱起了眉,果然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他的,但觉得似乎也该责怪伞实在太小了。
“还是把你的伞打着吧,不要只是出个门就感冒了啊”そらる尽量压制了对自己微微的怒气。“嗯...好......说的也是呢”伴着略带沙哑的声音少年打开了伞,放慢脚步跟在后头。
车辆卷起雨水,从身边飞驰而过,走在斑马线的中央,没有方向,雨只是一直下。
、、、、、、、、、、、、、、、、、、
那一天,刚从放学后的讲习解放后的そらる,没有立刻离开教室,而仍静静地坐在靠窗的最后一排座位上。
他托着头,把慵懒的眼神投向窗外灰蒙蒙的景象——大片的乌云肆意地覆压着天空,占据了浅蓝原本所填充的地方,就像这个学期以来笼罩在班级中那种即将面临毕业考试紧张抑郁的氛围,让人恶心得作呕。
叹了口气,准备起身打算回家的他,突然留意到玻璃上开始冒出被雨滴所切割而留下或长或短的痕迹。
"啧,下雨了吗"
幸亏今早带上了雨伞。
そらる正要走出教学楼时,眼角处瞥到了旁边因没带雨伞而困住了的两个女生。
由于现在学校里几乎没什么人影,也不难解释两个女生向自己投来了热切的眼神的原因。
感觉会变成麻烦的事,趁被搭理之前快走吧。
边这么想着边加快了脚步,雨下得越来越大,它们从云层坠落,在空中延伸,与路面碰撞,打出一路涟漪。
在这样的情况下,そらる隐约地看到不远出的前方,在雨幕中摇摇晃晃地前进着的身影。
到底是怎样的笨蛋才会不撑伞又不躲避在这样的雨下乱走啊?!
"咳咳……"从那个人的方向传来了令人担心声音。眼看他快要倒下了,不能就这样丢下他不管的吧?!
啊好麻烦!快步走了上前,正要开口叫住他,但他似乎已经支持不住了身体开始往右后方倾到。
"喂……!!"及时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他往自己这边扯过,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体上。
"还好吗?"
"唔……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直觉告诉そらる这个少年情况并不太妙。
仔细一下,他身着与自己相同的制服,被雨水打湿了的微长的棕发乖顺地紧贴脸颊,有一副不输于不少女生的中性长相,但此时他双眉微皱,嘴唇失色,不断呼出粗重微热的吐息,眼睛好像勉强才能睁开,身体不断颤抖着,好像还有点发烧?
认识到这一点的そら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把你送回去"
"诶……那个……如果可以把我送去电车站就帮大忙了……"
看向虚弱的少年,把他送到中途又丢下总觉得心里会很不舒服,他的情况也确实需要紧急处理一下。"……我觉得把你送去医院会比较好?"
"请……请不要这么做!绝对不要去医院!"
没想到他居然反抗地如此剧烈,但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啊。
忍住了自己心中的急躁,"那暂时去我家呆会,要是拒绝我就把你丢在这里"
"诶?唔…真的可以吗…拜…拜托了……"
结果回到家中,边搀扶着他边撑着仅容一人的伞そらる早已湿透了全身。
把少年领到了浴室,"你先洗个澡吧,我给你找点衣服,自己来可以吗……?"要是他突然晕倒在里面会很麻烦。
"这……这个不用担心!"他急忙地回应着,但又心虚地补了一句,"……大概"
"……你先进去吧,有什么就喊我一下"そらる觉得他头有些疼。
"恩,那个……前辈?"他把有些迷茫的眼神投向自己。
"啊啊……"作为自我介绍来说有点迟,"我是そらる"
"そらるさん!我…我是まふまふ……那个……"
"总之先去洗个澡吧,烧会加重的,まふ"
"诶……恩!"被喊到了名字的少年有点吃惊,然后乖乖地走进了浴室。
回到房间,在替那个陌生的少年准备衣服的そらる才开始对把麻烦揽到身上的自己感到不解,也只能用当时情况危急来解释这种热心的举动吧?在心里开始自嘲起来。
听到从浴室里传来的水花声骤然停下,敲了敲门,"我把衣服放在门外了"
"啊,好的!"里面的少年急急忙忙地回应着。
待まふまふ换洗好走进客厅后,そらる冷冷地交代了"药跟热水放在桌子上吃完后快去睡"之类的几句话后就朝浴室方向走去。
"那个……"少年突然鼓起了勇气似地开了口,"给你添麻烦了不好意思,非常地谢谢你,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停下了脚步,稍微偏过头去用眼角的余光捕捉到少年从脸颊到耳根浮现出莫名的绯红,自己的嘴角居然忍不住悄悄上扬起来。
"客房在二楼的右侧,如果去了左边那间的话……"
"……!"眼前那位冷酷的前辈突然露出一丝笑意,まふまふ感到背脊一凉。
"不…不会走错的啦!"
虽然是个看上去非常cool的人,但是……
双手握着装有温水的玻璃杯,被留在客厅中的まふまふ低头暗想着。
——————————————————————
在这之后,まふまふ的身影经常出没于そらる所在的班级门前。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找上自己班里来的那天确实感到挺吃惊的。
"そらるさん,还记得我吗?我是まふまふ……"
"有什么事吗……?"
"哎……那个……可以跟你一起吃午餐吗?"他似乎不敢对上自己的眼睛,笨拙地低着头,只让人看到他泛红的耳根,"那天的事情还没好好地跟你道谢……"
"唉……那去天台吧"
"恩!"
放学后,还会特意留下来等参加课后讲习的自己。
今天也不例外。一走下楼梯,就看见一个靠着墙打起瞌睡的家伙。
"喂,不要在这里睡着啊"
"唔呜……そらるさん?"他揉了揉眼睛,"前辈们真辛苦呢,还得待到这个时间才能走"
"……那你为什么要特地待到这个时间?"
"哎?当然是等そらるさん啊!"
"所以说为什么要等我……"明明坐电车回家的时间也不短。
"啊啊、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啦!快要下雨了我们快走吧!"
又被糊弄过去了。
"呐呐そるさん、能稍微绕一点远路吗?"
"……怎么了"
"那个……有一间很棒的拉面店!"
"不是说快下雨了吗,还是早点回家比较好吧?还有你肯定又没带伞。"
"那好吧……"
まふまふ失落的神情当然全落入そらる眼里。
——————————————————————
讲习结束后,前座的人突然转过头来向自己搭话,"呐呐そらる,最近不是有个小鬼跟你混得挺熟的吗"
"那又如何"
"嘛,我只是有点好奇,他之前可不是这种主动的性格啊"
"……你怎么会知道?"
"诶!?"他反而更加惊讶起来,"你不知道吗?他前段时间可是我们学校的名人啊,把头发染成白色又在脸上贴了条形码的那个!"说着他忍不住暗暗笑出声来。
如果这是真的,那未免也太蠢了。的确符合那个电波笨蛋所会做的事。
"咦,你要找谁吗?啊,是来找そらるくん的?"
恩?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那个熟悉的身影有点慌张地站在教室门口处
"哎……啊……不是的……没什么事了……"
"喂,まふ!"
啧,居然擅自误会了些什么又擅自跑开了。而且下起雨来了,那家伙肯定又淋着雨跑出去了吧。
但自己也差不多哪里去,抓起雨伞却又无暇打开便紧追着其后。
"……!"在一个拐角处不慎摔倒了,"嘶,好痛"
手臂与柏油路地面亲密摩擦后,一缎殷红与冰冷的雨水夹杂着,缓缓流下。
狼狈地站起身来。
那个笨蛋,之后的帐再慢慢跟你算。
走了不知道多久,在眼睛快要撑不住雨水猛烈的压迫之时,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双手抱膝蹲在墙边的身影。朦朦胧胧地、似乎马上就要消失于这一片雨幕之中。
"……诶?"まふまふ愕然地抬起头,"そらるさん……为什么?"
在他眼前,那个冷酷的学长正站在他身旁,手中撑着雨伞。
"まふ,站起来"
"……我不要,そらるさん你不要管我"
"为什么"
"因为……"
"因为那番话吗?"
"像我这样的人,会感觉很恶心吧……"他的双臂又抱紧了些膝盖。
"虽然是这样没错,确实笨得可以,没想到还有这样电波的人啊"
"……所以そらるさん就别管……"まふまふ的声音里带有着些呜咽,但没等他说完,他跟前的人已经忍不住强行地插入了一句话,
"我并不讨厌。"
"……?"
"你在擅自消沉些什么,快站起来"
对才肯抬起头来的まふまふ伸出了手臂,"……绕个远路去吃拉面吧"
"そらるさん……雨声太大我有点听不清,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我可不会再说第二次了。那么去吃拉面吗?不然就把你丢在这里了"
"诶!等等我啊そらるさん!!"
雨伞下,两个被淋湿的人,两个并排前进的身影,十指紧紧相扣着。
、、、、、、、、、、、、、、、、、、
用余光接受着道路上来来往往的各色车辆,垂下眼帘望着脚边水中自己的倒影,回想着高楼上黑色玻璃在阳光下本来拥有的颜色。
对岸绿灯的时间正在一秒一秒地减少,要过路的人越来越多。身后的那个人距离自己有多远了?他赶得上吗?但在匆匆人群中被推搡着前进的そらる没有半点能容他驻足回望的时间。
小心地抬起雨伞避免与不断从身旁掠过的反方向的身影相撞,涌入耳边的是杂乱的脚步声,在伞下变窄的视线看不到和他相同步履的那个人。
上次像这样一个人在雨中走着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终于出现在不远处的目的地还有幕布下冒出的香味与蒸汽。大楼窗户透出的灯光,行道树上装饰的彩灯和挤满车站前广场的车灯,这些污秽的灯光照亮着路面,在水中慢慢地晕开。
身后似乎渐行渐远的小调声,让そらる不禁停下问: “进去前想好要吃的拉面了吗”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少年的声音却冰冷得像雨。在转身的瞬间,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
上次和他一起走在雨中是什么时候呢?
但是 那落寞的背影上次并不属于自己。
雨幕在路灯的照射下越显朦胧,在捕捉到那微小的疑问声后,まふまふ本想着凑前去回答,但前方那背光的水洼让他想急忙绕过却来不及改变方向。
雨随着凉风飘入,打在肌肤上却感受到比那时跌落划破伤口,双手与柏油马路贴合,踉跄着想要站起更刺骨的疼痛。
脸上的雨滴像是与什么东西重合了,正想着怎样才不会摆出苦涩笑容转过身来的そらる看到的是まふ失去平衡而快要跌落的雨伞。
本能地迈出步伐抓住了对方的手臂,环上与外温相差极大,发烫的后背。前倾的身子,被润湿了的双眼,唇和唇之间变为零距离
又一次沦陷在那清澈的双瞳里,感受到对方压制着的温热紊乱的喘气声,そらる用湿润的手指撩开まふ搭在眼上的头发,把刚才接住的雨伞交到他手中。
まふまふ眯着的眼里还是濛濛的,轻轻搓了搓鼻子后笑着接过了伞。他望着そらる侧身等待着自己的柔和的侧面,紧握住伞向前跑去,“现在请让我和你保持相同的步伐吧”
把伞向后倾,搭在了肩膀上, 望向在夜空和地面暧昧的分界线上流泻出的耀眼的光晕,露出了浅浅的笑容,雨已经停了。そらる心里抱怨着回来的时候要绕道去买感冒药了,当然,还有一把更大一点的伞。



开头&结尾by@Okarin_10
中间是我
两人一起写的!
看到最后很感谢!

【甘党】邻居物语

(这个之前在微博发过不过还是搬过来吧……)

歌词太郎无力地泡在自家浴缸中。覆盖了自己锁骨以下部位的水,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而忽明忽暗。

他抬起手来,想要在水中捉住些什么,无论是光还是影都被突然激起的水花所撞击着,散开后又复原,捉进掌中的不是水,而是一片虚无。

他疲惫地合上双眼,慢慢把自己整个人钻进了水中,锁骨、下巴、头部,都被其所覆盖。

一分钟过去了,他也没有要起来的意思。任由水夺去他的呼吸,任由水进入自己的肺部,在大脑因缺氧而一片空白时,他开始回忆起那个人。

好难受……天月君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吧。不,他一定更难受些,更痛苦、更无助、更绝望。

天月君他啊,在前阵子与朋友去海边旅行,遭遇到溺水事故了。

具体的情形已经再也不想在脑海里重演一遍,他只清楚一点,水把那个少年的生命给夺走了,把少年的灵魂永远禁锢在深海之中。

他清楚的记得,在少年出发旅程的前一天,把他约了出来照惯例到千里眼吃了拉面。在诉说完对这次海边之游的期待后,少年停下了双筷,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开了口。

"……歌词さん"

"はい、怎么了天月くん?"

少年的表情有点紧张但又带有几分兴奋,脸颊跟耳根都染上了绯红。
"……我们一起出CD吧!歌词さん……!"

歌词太郎吃了一惊。出CD吗……?天月君跟我这种人吗……?

"那个……歌词さん?不可以吗……?"

"不不不不不当然不是……!やる!你愿意和我一起的话!"

"歌词さん又说这种话啊!谢谢你的答应!好开心啊!"

"那么详细的情况等天月君旅游回来再说吧!我也、非常高兴天月君能邀请我!"

"因为家住得近了起来所以商量事情之类的也能非常方便呢。"

"所以以后见面的机会会更多吗……"

歌词太郎小声地把心里所想说了出口,脸上添了几分暖暖的笑意。

那天在两人愉快的交谈中结束了。

但是天月君、我们的CD才刚要开始做噢,不是说好了一起做出最棒的CD吗?不要走啊……天月君、
咸苦的液体肆意地从眼眶中落下,又悄然与水交融起来。

仍浸在水中的歌词太郎在将要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听到门外传来ponmimi急切的叫声,一定是在担心自己吧,不起来不行啊,这几天也让不少人担心了,真抱歉啊,不收拾一下心情不行呢。



于是歌词太郎决定了搬家。对于经常会意识到、那个声音健气爽朗、戴有星星月亮耳坠的邻居已经不复存在了的自己,歌词太郎只自嘲式地苦笑着。在旧的住所,内心的空白每一天扩大,音乐工作也无法好好进行。

不到半年时间,歌词太郎已经搬进了新的住所,但是却让不少熟人更担心他。因为,新住所就在天月发生事故的那片海域附近。被很多人问道为什么这样做时,他只微笑着。

在那里,他偶尔会在半夜出来散步,坐在海边,盯着平静的海面。

"今晚的月亮,真漂亮啊。"

海浪沙沙袭来,又无声退去。一道弯月恬静地映在海面,朦胧的光彩笼罩之下的眼前这片夜色更加柔和动人。

"呐、天月くん、应该不会感到寂寞了吧"

"是啊,我特意搬过来陪你了哦,每晚这样聊聊天真不错呢,像以往那样、"

"我们的邻居物语、是不会结束的啊"

"我不会让它结束的。"


↪是以【其中一方溺死】的前提写的

毒占欲

☞蒙眼监禁play

"呃……"眼睛慢慢张开,眼前的景色渐渐聚焦起来,但始终还是漆黑一片。
当他从睡眼朦胧中清醒过来后,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双眼被一条布状物体所遮蔽起来。随着身体下意识地轻微摇动,耳边传来铁链相撞的清脆的声响。

【咦、等等,铁链?】
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忽视的违和感及不适感,原本躺着的天月打算立刻坐起身子,这时空旷的房间里传来更加剧烈的声响。

"嘶……好痛……"起身的动作导致皮肤与铁链相互摩擦起来。双手似乎都被笨重的铁链所束缚着,导致不知为何会变得如此疲惫的身体更加使不上力气。

【这种状况……怎么想都不妙啊……我是被绑架了吗?!为什么?!这是哪里?!怎么回事?!】大脑陷入一片混乱。
"喂喂——请问有人在吗……?"

【啊啊啊反正自己怎么苦恼都是没用的,干脆让匪徒先生亲自来说明一下好了】不知是乐观还是自暴自弃地这么想着,他用由于乏力而变得软绵绵的声音开始叫唤起来。

"好冷……"耳边不知传来空调运作的声音,再加上被迫地陷入一片黑暗与禁锢的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不安、迷惘、恐惧充斥着他的内心。他缩了缩自己的身体,又导致铁链"哐哐"作响起来。


"天月くん?你醒了吗?"
一道仿佛阳光般贯穿他心中重重云雾,让他感到无比熟悉、温暖、安心的声音传入他耳中,他有点感到无法相信。

"歌词さん?是歌词さん吗?!"

"是我哦,天月くん"

情况的转折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有很多很多话想对眼前这个人说,但一时之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好噎哽于喉中。
"那个……总之先替我拿来眼前跟手上的东西好吗……很难受"

不知为何,那个名为伊东歌词太郎的男子沉默了几秒。
"……让你感到不适对不起哦。但是我不能拿走它们。"

天月感到越来越迷惑得不知所措了。
"那是为什么……?做出这种恶趣味行为的绑匪先生难道就是歌词さん……?"
他觉得他的声音有点颤抖起来。

"恩,是我哦"
坦然地承认了。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这种时候才变得这样素直呢?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哦,歌词さん。欺负人也要有个限度……"
从自己的眼眶中流出了什么沾湿了自己的脸颊。
【啊啊……真是没出息,居然这样就哭了起来,都是这个混帐太郎的错】

"呐,天月くん,不要哭啊"
那个人开始有点着急起来,
"对不起……不过这不是恶作剧哦。但是请原谅我,无论怎么样我也不会放走你的"

有点被他认真过头的语气给吓到。那个人正用他的手轻抚着自己的脸,温柔地拭去上面的泪水。
【果然……好温暖】沉溺于歌词太郎的体温的自己,果然好没出息。

"会感觉饿了吗?"
点头。

那个人有点宠溺地笑了笑,"恩,那我去给你准备一下"

"不要走!"天月紧紧抱住歌词太郎的手臂。等他意识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时,已经羞得脸红耳赤了。

歌词太郎用另一只手温柔地摸着眼前这个对自己撒娇的人,轻揉着他的头发,"我就去加热一下,很快会回来的"

当空中传来一股料理的香味时,天月不禁咽了一口水,感觉肚子会随时发出让人害羞的悲鸣。

"唔……歌词さん……我要怎么吃啊"

"大丈夫,我来喂你"

听那个人爽朗地这么决定着,天月感觉自己的心脏有点不太好。【这…这这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蒙着双眼的他,没能发现眼前那个人嘴上狡黠而愉快的笑意。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歌词太郎就"啊——"了一下,把勺子送到自己嘴前。

"唔……啊——"最后还是乖乖地吃了下去。【饥饿这个敌人真可怕……】脸红得有点不太妙的天月边被喂着边这么感慨。

"呐,歌词さん"

"恩?怎么了"

"要是你真不把我放走……去厕所和洗澡之类怎么办……"

"我帮你就好了"

"咳咳……咳…咳……咳……"被饭噎到了。【这个人脑子有病吗?!?!】

"啊天月くん!你还好吗?!"
这个罪魁祸首正急切地轻拍着他的背。

"咳…咳……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哦。所以、天月くん,不要离开我"
说完,歌词太郎就紧紧得抱着吓了一跳的自己。
"唔……好难受……歌词さん"天月感觉他快窒息在歌词太郎温暖却过于用力的怀抱中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无法推开,即使解开了那两只笨重的手铐。

"不用这样我不会离开歌词さん的啊"

"但是…你眼中却不止我一个人……"

"……呐……歌词さん……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你想知道吗"

"恩 请告诉我"

温热的吐息扑向天月的脸颊,然后一个吻重重地落在他的双唇。后脑勺被他所压住,下巴被他所按住,任由他的舌头在自己口中放肆着。当彼此唇瓣分离时,口中交换的津液被牵出暧昧的银丝。
"我喜欢你,天月くん,讨厌这样吗?"

笨拙地把自己的双唇献给对方,回吻过去。"所以才说,我不会离开你的啊…笨蛋太郎…"

不知何时,天月身上的衬衫已被对方褪去,从双唇、脖子、锁骨、肩膀、腰部到大腿都被对方留下爱抚过后的痕迹。

"每一次在身体上轻吻时天月くん总会颤抖的很厉害呢"

"……//////////工口太郎闭嘴……啊啊…恩呜…"

"声音也特别可爱呢"

"呜……把眼罩脱下来好吗……"

"唔……不行呢,蒙上眼罩后变得更加敏感的天月くん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还有戴着手铐的姿势也很迷人……"
"你闭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不要突然……!!"

"那么我要开动咯,天月くん"

你的一切都是属於我的
就连那蜜水亦是
不让任何人触碰

你的一切都是属於我的
亲吻等等 陪睡等等 即便在未来
谁亦无法将这一切分割打破
为了侵犯你 就算法律也能打破



——————————
圣枪炸裂模式歌词太郎【x

谢谢看完了的你们!